虚拟币骗局围猎老人:0资金投入拉人头,假借“央行分红万亿”割韭菜业界

/ 发布时间 / 2021-10-14
记者:张姝欣编辑:王进雨出处:新京报“这种虚拟币资金盘总是是初始用户尝到甜头后,为了拿到更多返佣,进步下线,而后来者都会血本无归,这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

出处:新京报

“这种虚拟币资金盘总是是初始用户尝到甜头后,为了拿到更多返佣,进步下线,而后来者都会血本无归,这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

尽管DCEP听起来陌生,但“央行”两字让退休的张华(化名)选择赌一把。
翻看新闻时,一则洗脑竞价文章将她吸引进了“央行国际钱包”竞价群,并与40多名群友一块坐等宣传中的“国家鼓励性奖励”。
“感觉1.2万亿,真的挺多的,想参与一下”。无任何资金投入的零门槛,让这部分人放下戒备。
新京报记者在流传于中老年人微信朋友圈的竞价文章中看到,“央行国际钱包”广告词极具冲击力:竞价期18个月,央行发放红利4000亿,链接一出来就是抢钱大作战!
这一项目还配有竞价解析,其中直接算了一笔账,根据2%的竞价推广账户返点,个人纯收益可以达到16万。尽管是画饼,但魅惑力不低。
记者调查发现,“央行国际钱包”主要以微信朋友圈宣传,并采取传销式的“拉人头”方法,宣称可以进行三代竞价,每一层都能享受2%或者3%的收益。不过,在业内看来,随着央行数字虚拟货币(DCEP)在深圳、苏州、北京、成都等地陆续落地测试,这种项目大多是蹭热门,是虚拟币骗局旧瓶装新酒。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虚拟币资金盘为了拿到更多返佣,“疯狂”进步下线,持续上演击鼓传花游戏,而老人正成为“猎物”。

“国家是要发行一个《中国央行数字国际DCEP钱包》,一个有红利,改变几代家族的钱包,说白了就是一个央行释放红利的钱包”
“具体什么时候推出,所有等待,初次释放红利4000亿+8000亿”
“钱包现在已经对接了6700个实体企业”……
部分中老年人的微信朋友圈中,这部分颇具魅惑力的竞价语在文章中高亮标红,反复出现。新京报记者通过竞价文章中的微信二维码,轻松加入“央行国际钱包”竞价群。现在,群内已有40多名成员,记者通过几位群友获悉,这部分人中不乏离退休职员。
张华就是其中一位老人。她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之所以加入竞价群,起初是在互联网上搜索关于央行数字虚拟货币(DCEP)有关新闻,看到了“央行国际钱包”的竞价,1.2万亿巨额奖励,对自己而言不失为一个资金投入好选择。
另一位群友则是在朋友圈竞价文章中接触到这一项目,“当时感觉假如拉来几个人一块用这个APP,国家真给推广账户返点的话,能挣到钱”。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央行国际钱包”不只有专门的微信公号,还有配套竞价解析,以超万亿红利吸引资金投入者入场。
在这个11页竞价材料中,详细讲述了分润体系。其以国家政策性奖励为名号,宣称此次有1.2万亿竞价奖励资金,包括国内4000亿,海外8000亿,限时竞价18个月,发完项目即结束。

至于获利方法,并不难理解,仅需注册手机“央行国际钱包”,然后去开户行开通对公竞价推广账户DCEP收入支出功能,与“央行国际钱包”绑定。将来,在钱包APP内消费就能拿红利。
这一项目宣称,企业的每一笔DCEP进账流水都会进入企业的对公竞价推广账户,进账流水的国家红利2%进入企业法人的“央行国际钱包”。
为了便于用户理解,竞价解析以公司注册为例,将来进行销售货物时,先开发票给下游企业,下游企业需向该公司用DCEP付款。他们支付DCEP到公司竞价推广账户完成买卖后,24小时内企业的“央行国际钱包”里就能收到央行赠与的流水2%的红利 。
如此看上去坐收渔利的项目,能有多挣钱?解析中算了一笔账,企业流水1000万×2%=20万,20万×20%= 纳税4万,纯收益可达16万。

新京报记者看到,这一项目在国内主要竞价对象为民企、私企、大型企业等,海外所有个人与商户都可以参与,无任何限制,但海外的流水红利高达3%。除此之外,该平台号称还可以连接到淘宝、京东、美团、理财、保险等线上平台,用户进入各平台选择和购买产品,通过“央行国际钱包”支付,能拥有永久红利。


巨大资金投入收益背后,是“央行国际钱包”的拉人头模式。现在对于个人而言,目前只做两点:建群做好筹备与学习转发资料。用户通过微信朋友圈推广,并打造我们的微信群,注册时,需要用户实名注册,健全个人信息。
新京报记者加入群聊后,群主透露,“央行国际钱包”是央行开发的软件,是民生工程,国家股权。值得注意的是,群主再三强调,必须要根据她提供的微信二维码下载APP,并称“你在什么银行都不要办央行数字虚拟货币,肯定不要去做,不然就拿不到推广账户返点了,这笔竞价费银行自己都扣下了。”
为了促进更多人加入,该项目采取层级计酬式,也就是竞价资料中所谓的“锁定用户越多,被动收益越多”。用户只须参与竞价、拉人下载注册“央行国际钱包”就有收益。
“我推荐给你,你用我推荐给你的微信二维码进行买卖后,国家就奖励我你流水的2%,你推荐给下一位,国家再同时奖励咱们两个你推荐者流水的2%,一共可以传三层”,这位群主对记者表示,“奖励都是国家给的,你推得人越多,一定拿到的奖励就越多”。
在项目竞价解析中,这被称作3代竞价:A竞价了B,B竞价C,C推了D,D只须接收DCEP,ABC都有2%收益。
群主解说了主要竞价方法,参与者可以将介绍“央行国际钱包”的文章推荐至朋友圈。她还提供了固定说话的艺术“所有买卖渠道不变,钱包用来同意额外奖励。无任何资金投入,更没有任何风险。这是一件利国、利企、利民的大好事,为央行数字货币国际化担负着要紧使命,更为自己获得一笔丰厚的竞价收益。”
“竞价期间注册后,用DCEP的用户,享受永久红利,并可以传承!”群主告诉记者,“这句话必须要带上。”
对于记者提出现在项目进展怎么样,该群主称,“现在还没开网,也就是拿不到推广账户返点,目前要做的,就是打造我们的竞价群,邀请更多的人加入,一旦开网,就能让更多的人下载”。


新京报记者查阅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有关试点政策,没任何有关于“央行国际钱包”的内容,更未说到所谓的“红利”。而早在2021年11月,央行就发布通知强调,现在网传所谓法定数字虚拟货币发行与个别机构冒用人民银行名义推出“DC/EP”或“DCEP”在资产交易网站上进行买卖的行为,可能涉及诈骗和传销,请广大公众提升风险意识,不偏信轻信,防范利益受损。
此前在虚拟币交易平台工作的苏杰(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种项目是零本钱薅羊毛,宣称注册和竞价即可获利。但,用户总是需要填写手机号、开户行等信息,应防范有关的信息泄露和进而带来的财产损失风险。
苏杰称,“0资金投入、0门槛、0风险”总是是这种项目的口号,此前被揭秘的趣步、链淘都是这种模式,兴起于2021年前后。
至于平台在这一过程中获利的方法,苏杰觉得可能是收取实名认证费、平台提现费与用户群体带来流量后,可以变现的广告费。愈加极端的状况下,项目方通过APP设置一个虚拟币交易平台,该交易网站与市面上的任何主流交易平台都不联通,可以发币获利。
“这种骗局针对的就是消费者不想烧钱占实惠的心理,而这也是这部分老年人入群的核心缘由。”苏杰表示。
事实上,如此蹭DCEP“热门”的“0撸”玩法并不少见。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央行国际钱包”与此前的“dcep.api”项目类似。
“dcep.api”竞价者号称点开链接后需要手机号、邮箱和正式名字注册,不需要绑卡、不需要充钱,生成我们的推荐码就可以推荐企业拿提成。除此之外,天天限时1万的名额,每晚12点开始抢注。不过,其不只没主办方背景、联系方法等信息,网站持续宣传“努力建设中……”、“DCEP支付接口马上开放”、“请持续关注大家,或有重要消息公布”、“距离公布时间还有11天”等。
不过,现在该网站已经关闭。


今年2月成都数字货币红包活动开启,这是继深圳、苏州、北京后,五个月内第四个数字货币公测城市。而伴随更多市民陆续尝鲜与BTC价格不断创历史新高成为话题,区块链与百姓越贴近,有关骗局也日益泛滥。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打着“钱包”、“挖矿”、“互助”等定义的资金盘接连出现,而中老年人群,特别是离退休职员,总是成为主要的被围猎对象。
在苏杰看来,此前这部分骗局目的人群主如果可以熟练用各类APP的“年青一代”,向老年人扩散是由于“老年人手头有更多资金。”
张阿姨退休不久,热衷资金投入理财,2月中旬,网友小陈对其宣称目前入手某种虚拟币只须5分钱一枚,以后会涨到200块一枚。此人同时将她拉到了一个资金投入理财社交群(号称“收单群”)。群里不断有人“接龙”,上报自己购买的虚拟币数目,金额通常超越1万元。
“收益率这么高,又看到群里有这么多人资金投入,感觉非常真实”,在联系人强调必须要打款到对公竞价推广账户,如此才能注册后,张阿姨抱着尝试一下的想法,给小陈提供的对公竞价推广账户转了5000元钱。
转账后,张阿姨在他们提供的官方网站看到了自己所购买的虚拟币,然而虽然虚拟币一直有价格波动,在创造收益,但没办法提现。此后,她多次联系小陈和资金投入群均未收到回复。
张阿姨遇见的正是典型的以虚拟币为噱头,进行的诈骗活动。不同于打着DCEP旗号的项目,这种以资金投入虚拟币理财,高额收益为魅惑,主要借助APP、交易平台的行骗方法更为直接,在老年群体中也更为容易见到。
记者搜索发现,此前就有直接以DCEP之名发行代币的项目,包括ERC-20代币、Rosex交易平台发行的代币。在Rosex交易平台上线的DCEP/USTD,据其官方网站显示,该代币于2021年十月上线,1日内买卖曾达15928075.46枚,单枚价格一度超越16元人民币。不过,现在Rosex官方网站已关闭,有中老年资金投入者对记者表示,自己资金投入该代币约5万元,伴随官方网站关闭,血本无归。
苏杰剖析称,代币并没上链,查无可查,可以用单机模式,内盘打造一种代币上涨的假象,吸引用户回收代币。随后,将代币趁机卖出套现,代币价格狂跌趋于零。这种资金投入者总是“投多少,亏多少”。
记者查阅公开案例,一位姓金的女性在被所谓善于资金投入理财的“叶老师”拉进资金投入群后,多次通过导师资金投入虚拟币,后发现被移出资金投入群且被“导师”拉黑,平台里面投入的钱已没办法提现,共计让人骗约88万余元。
此外,今年3月,知名资金盘优贝迪(Ubank)骗局揭秘,挖矿套路第三被推至台前。记者在其竞价群发现,优贝迪号称,两年间孵化实体企业238家,拥有4家交易平台,月纯收益高达6.9亿,月买卖额破3000亿,活跃矿工28万。
跟其他资金盘类似,优贝迪刚开始以虚构可获得高额收益的资金投入项目,吸引资金投入者进行资金投入挖矿。同时,以“锁仓挖矿、收益倍增”为方法,诱骗资金投入者对自己投入的资金进行锁仓,许诺投入10万UBNK购买价值17000美元的矿机,享受矿池3.5倍的收益,每天可额外增加0.3%收益。
这一平台沿用“静态+动态”的拉人头传销模式。静态收入指资金投入者先投入一部分资金,在经过一段时间发酵后,分比率释放,赚取高利息的说法。根据平台说法,合算下来月收益23%。动态收入则以“推荐加速、社区加速”两种机制诱导进步下线,获得高昂收益。两个板块归根结底都是一个意思:拉人头,人头拉得越多,奖励自然也就越大,资金释放的比率也就越大。


“这种虚拟币资金盘总是是初始用户尝到甜头后,为了拿到更多返佣,进步下线,而后来者都会血本无归,这就是击鼓传花的游戏。”苏杰表示。
对此,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德怡告诉记者,其一般存在明显特点,包括模仿BTC等知名度较高的数字货币,来头非常大,通过进步下线、复式计酬的方法竞价业务。除此之外,这种买卖的平台或网站没获得合法备案可能可,总是有定制的APP合适套,有些软件可以达成自动翻墙,逃避国内互联网监控。在买卖过程中,尽最大可能诱导资金投入者加入资金。
其实,在国内发行虚拟币系违法行为,2021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门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筹资风险的通知》明确指出,代币发行筹资是指筹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资金投入者筹集BTC、ETH等所谓“数字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筹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与非法筹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新京报记者梳理各地警方披露的虚拟币诈骗案件发现,现在此类“拉人入群-平台资金投入-系统锁仓-收割韭菜”诈骗步骤非常普遍。共性的套路是,除去受害者,群中成员均为诈骗嫌疑人的同伙。同时,对于警戒心比较强的资金投入者,步骤通常为:首次加入资金可以提现,第二次开始就都拿不出来钱,此后不回消息。
律师王德怡表示,通过进步下线、复式计酬的方法竞价业务,是互联网传销的经营方法,是国内法律明令禁止的。现在这种玩家有一部分完全是菜鸟,一部分是自以为高明的“职业玩家”。
王德怡强调,参与进步下线者,轻则是传销的一个环节,重则是诈骗的一个链条,是法律明令打击的对象。这种买卖本质上是互联网诈骗,目的是骗取资金投入者加入的资金。资金投入者在虚拟互联网世界里成交的不是真实的内容,而是在幕后庄家搭建的不真实平台里玩电子游戏。从国内法律来讲,建议资金投入者不要参与形形色色的互联网虚拟币买卖,也不要靠进步下线获利。一旦资金让人骗,追赃困难程度非常大。
记者梳理裁判文书网看到,2021年1月,江西南昌东湖区人民法院披露了一块“数字货币”互联网传销案,被告人莫某年同他人,开发了名为“美链”的以销售虚拟矿机、虚拟币为内容的软件,并同时设计了有关宣传材料、运作模式、返利模式等。并且以虚拟矿机可以产虚拟币、虚拟币可以买卖为名,需要参加者通过购买虚拟矿机的方法获得加入资格,并通过回购参加者的虚拟币,高额回报为诱饵,引诱参加者继续进步他人参加,骗取财物。
东湖区法院觉得,该项目根据上下线加入顺序组成层级,通过获得下线各层级肯定比率的虚拟币收益作为返利依据,并通过回购参加者的虚拟币,引诱参加者继续进步他人参加,骗取财物,且进步人数海量,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类似的,号称“币圈第一大资金盘,涉案金额500多亿元的PlusToken,也被根据传销案处置。2021年9月,江苏盐城经开区检察院一审结果显示:法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陈某、丁某、彭某等16名被告人二年至十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姝欣编辑 王进雨校对李铭

记者:张姝欣编辑:王进雨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1